【私聊会】互联网黑洞与炼金讲座3:没有赶超,只有颠覆——互联网业态与生态

2014-05-16    IT互联网    史贤龙    我要评论   
打印

私聊会:互联网黑洞与炼金

时间:20145820:30--0:40

第一讲互联网业态与生态:没有超越,只有颠覆

 

 

 

 

 

仲昭川:开题讲座里说过:互联网不是一个行业,而是一个生态。其中包含了很多业态。生态针对于人和社会,业态针对于企业和行业。因此,想了解生态,先要了解业态。经过二十多年,互联网对中国企业的改变,最近几年终有端倪。在大众消费行业,这种改变甚至很明显。互联网到底改变了企业什么?是业态。业态,主要包含企业生存发展的环境、资源、结构等因素。

集中在四个方面:

一、人才。中国最不缺乏的,就是人才。起码在企业家的内心,绝对是这么想的。你不把自己当成人才,说不定就很受欢迎;一旦你觉得自己是个人才,那就等着失业吧。人才在企业间流动的驱动力,兴趣是相对的、利益是绝对的。

二十年前,中国人都喜欢下海。创业要下海、不创业也要下海。摆脱了束缚,就有了机会,然后就会有财富。如今,还听说谁在下海吗?现在的人们渴望着被束缚。有了束缚,就有了归属、就有了圈子,久而久之就有了资源。于是,各种好事就会时常溜进来找你。神不知,鬼不觉。对普通人而言,用不着什么潜规则。潜规则的传说,多为名利场上的花絮。有些交易,上个QQ、敲敲键盘就完成了,用不着去KTV和高尔夫球场。互联网给了人才们最大的自由和空间,同时还不断为他们提供着无数个被束缚的机遇,熟人和陌生人的界限早已被打破,普通人的合作方式和赚钱路径已今非昔比。

二、资本。企业盈利的方式,不再是此时投入此时产出此处投入此处产出局部投入局部产出,资本的流向和诉求变得眼花缭乱。这对一个渴望得到资金支持的企业主而言,融资成功的概率变得越来越趋于零。即便你抵押,也只能是房产。于是,互联网金融出现了。所谓的P2P,就是人们拿着自己的血汗钱互相帮助,以期制造合力。不然在这个市场上条条大路通坟墓,不如直接关张、主动倒闭。众筹就更厉害了:不仅能让你拿到资金,还能最大限度分散风险,太对创业者的胃口啦。

昨天美国老查一个劲儿谈重新,那是美国人的事儿。跟咱们没啥关系。互联网金融,是一种创新。而中国的任何创新,都是要打破陈规的,夸张地讲:就是以下犯上、违规乱纪。但至少也比直接偷盗和抢劫来的安全。

前不久,我国总理当众问马云:凭什么一个普通人到你的网站上一注册,就变成一个公司了?这是违法的。我估计马云当时会有些尿失禁。只不过,幽默的总理马上呵呵一笑:你现在合法了,国家的门槛降低了。其实,马云的贡献,不仅仅是让中国会用电脑的摊贩们绕开城管、绕开工商局、绕开税务局,放心做生意。马云更大的功德,是让越来越多的人绕开了银行,从而绕开了传统的金融利益链。互联网让资本以不同的面孔和功能出现在中小企业面前,进而影响了大企业。

三、信息。这几年,在市场化的中国正规商人里,李彦宏不仅一直是遥遥领先、绝绝对对的首富,而且是商业之神。很多人、很多媒体并不知道,也不愿相信。具体玄妙就像魔术,一点就破,我们稍后揭秘。为什么企业和消费者对搜索引擎的依赖会达到如此惊人的地步?原因明摆着:买卖双方都很主动、意向都很明确,但只有搜索引擎能让他们在瞬间一拍即合。相比之下,世界上其它任何媒体宣传都是弯弯绕,且劳民伤财。

互联网的本质,就是分享。分享的是什么?有用的信息。在人类商业变迁的几千年里,消费者渴望的一直就是信息对称。但到了近现代,广告和公关始终都在不遗余力制造更大的信息不对称,甲乙双方联手搞什么4P营销,通俗讲就是忽悠消费者。他们主要的手段,就是所谓的创意和策划,害惨了太多的人,也累死很多他们自己人。

一夜之间,搜索引擎带来的信息共享,挖开了广告和公关的坟墓。必须强调:这和传统媒体没关系。所谓传统媒体的末日,子虚乌有。只要人们不是生活在电脑屏幕和手机里面,现实物理空间内的任何媒体,都有人触及。只不过,那些靠传统媒体吃饭的中间环节,始终在增加企业和消费者双方的成本。这种只增加成本、不创造价值的利益链,在以消费者为导向的业态中,举步维艰、无以为继。末日,正在倒计时。

四、物流。零库存,始终是企业的梦想,旨在降低成本。但即便是ZARADELL,也没有完全实现。维持一个即时供应链,本身就需要很高的成本。互联网生成的多元价值链,使得一切从此不同。加快物流速度和准确度的,是数据的光速运行。这是以往不可想象的。

除了上述四个方面,更严峻的,互联网还改变了企业竞争环境。其中的关键,是竞争局面变成了局部对整体、已知对未知。竞争对象已完全不同。二十年前那种联想盯着四通、四通盯着联想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因为再无必要。绝望之中,没有赶超、只有颠覆。你再也不可能用同样的方式去超越前面的人,不管你多么强大。微信本来就是个三十年前就有的语音留言信箱,很新奇吗?一点也不。诸位!这是最要命的。

既然微信已经杀出来了,马云再搞什么来往、中国电信和网易再联手搞什么易信,都是伴舞的行为,无人喝彩。内在的专业道理,我们稍后解剖。此刻,正有很多业内、业外的人,围成一圈、拍着手,等着巨无霸之间拼命、等着吃血馒头。不禁再次让人感到了互联网的遥远。还谈什么未来趋势,眼下,我们真的已经来到互联网时代了吗?

马云喜欢谈互联网思维,他自己就可能没有。互联网是对个体的解放,C2C是主体。马云一上来就搞B2B的阿里巴巴,萌了一批人,幸好及时搞了淘宝,形成了生态,使一个帝国拔地而起。可是中国富商往往就是这样,对自己的成功原因懵懵懂懂。淘宝达到顶峰后,马云马不停蹄,马上就金蝉脱壳,搞天猫。这对于淘宝的生态不见得有利。庆幸的是:天猫是B2C,还不至于马上衰落。说到底,马云还是想笼络大品牌、想做大生意,始终不忘实现自己的B2B梦想,仍旧传统思想。误打误撞,反而远离了互联网思维。

关于业态,我先说这么多。总结一下前面说的:在市场化环境中,业态受多种要素制约,强调规则和规律。业态的现状和趋势,通常由大庄家驾驭。

下面说生态。所谓生态,是在一个整体性的环境里,存在着一种或多种闭环的食物链,大象吃狮子,老鼠杀死大象,彼此制约。这种食物链即便有不断的变化,也始终能保持某种平衡,并且不断繁衍。简单说:生态比业态多了的主导因素,于是一个平台瞬间就变成了王国。

昨天说小米和雷军,但史总说我没有说透,那好吧,接着聊几句。虽然雷军正处在手机的业态之中,但他已经通过在线的方式,让消费者广泛参与到他的业态中来。他眼下正在利用小米这个平台,与苹果、三星展开一场APP争夺战。雷军今后面临的挑战,是能否让消费者来制衡甚至主导,而不仅仅是参与。最后的决战一旦见了分晓,真正的小米生态系统就将诞生。

业态看事,生态看人。刚才说业态的时候你会发现我们在强调规则。在业态之中,规则要素是明确的、相对固定的。生态不一样。淘宝就是一个生态。有生态,就有平衡,就有自动的繁衍。买家和卖家这些无数的人,在其中制衡局面。好的生态,就是一个王国,除了军队,什么都可以搞。淘宝,自然是个王国,而马云自然是国王。马云可以随意把玩手中的支付宝、随意提速他的直通车、甚至随意修改各种排行榜。

但是,王国里的子民,不再任人宰割。这是生态的本质。在兴趣驱动或利益驱动下,子民们自发衍生出千奇百怪、层出不穷的行业,当然还包括各种规则、乃至行为方式。比如淘宝刷钻行业的繁荣昌盛,再比如买卖好评的喜大普奔,还比如淘宝店小二的全面官僚和深度腐.败。生态中阴暗面的始作俑者,肯定是马云。一念之差引发的生态恶化,也只能等待生态自身的净化。这时,国王也只能顺其自然,甚至在一旁干瞪眼。淘宝生态的问题,已经导致了马云团队内部的自相残杀和对外扩张的进退维谷。可谓:成也生态、败也生态。

日本有一家比特币公司出事儿了,现在,没人再提比特币了,有理,只有鸟,一个小石子,啪的一声,鸟儿都飞了,没了。比特币是一个世界范围内的神奇生态。不是因为货币,还是因为人。它的神奇之处,在于比特币的设计者并没有意识到后来的一切。虽然比特币之父还可以管教和制约这个孩子,但如今小孩已经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脾气,并建立了自己的大家庭。这个新家庭的势力虽然还不算太大,却已直逼几百年的人类金融大厦,要求入驻。无数的比特币玩家和旁观者,都在参与这个家庭的家规制定,并实行之。世上传统货币发行者们是否承认它是一种货币,已无关紧要。只有鸟,没有林子。这是目前中国互联网世界里普遍的、奇怪的现象。

新浪微博也是一个生态,引发了新浪自己想不到的各种生意,繁殖出兴风作浪的各路大师。新浪看着这些巫婆、神棍大把赚钱,自己也干瞪眼。但无论如何,新浪微博这个生态系统,是逐渐猥琐、逐渐萎缩的,不会轰然倒塌。只要没遭遇国家机器的强行捣毁,生态的生命力超出想象。

尽管如此,生态下的网民获益还是主流。正所谓人民当家作主。淘宝生态给中国社会最大的震撼和惊喜,不是支付宝,而是它的信誉体系。当然支付宝也是淘宝信誉体系的一部分,但这是可以提前设定并设计的,属于规则范畴。

好评体系就不同了,是买家和卖家由最初的普通评论.功能衍生出来的。这是中国商业古往今来唯一的一套全民信誉体系。历朝历代都在建它,谁也无法建成。原因很简单:它是自然形成、自动记录、难以篡改、子民认可的,而不是统计核算出来并强加于人的。这个价值,史无前例。后世记住马云的,不是他赚了多少钱,而是这套体系。

让我们跳出淘宝,纵观互联网,这是更庞大的生态。覆盖了全部的宇宙。相比于互联网的大生态,淘宝连大海里的一滴水都算不上。所以,当很多大师把新浪微博当成新浪、再把新浪当成互联网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们的营销完全是几十个傻子去骗几千万个更傻的傻子。各大城市的很多大礼堂,都同时挤得满满的,听一个个微博大师讲营销。微博的营销地位,后面我们会做一些理性分析。暂不多说。

互联网的大生态,决定了今后很多改变,这种改变是全社会、多层面的。品牌权威杨曦沦在很多年前就用十八个字概括了互联网生态的三个特征:无中心、有主张;无边界、有部落;无极限、有梦想。

分别来分享:一、无中心,有主张。

都还记得,一个小伙子,大学毕业在广州工作,绝对良民。只因出门没带暂住证、只因长得像民工,就被抓起来,就被打死了。本来死了也就死了。谁来替他伸冤、怎么伸冤,天知道。只不过,互联网上也有人知道了。没有人带头,无数人的意见,顷刻间形成主张。这种主张,不断在改变社会。如果深究这种主张代表了谁,显然不是一小撮。这个小伙子可不虚无。

二、无边界,有部落。

有了动物,就有了边界。这是本能。不管是小学生书桌上的分界线、还是国与国之间的国界,都不是闹着玩的。但是,互联网上没有边界。只不过,不同的兴趣、不同的利益,使互联网上处处是部落。表面上是个体、甚至是潜水不出声的个体,实际上人人都有倾向和归属。但这不叫边界,叫群体。群体成了建制,就是部落。人们在网上建立的不管聊天群还是网站,都是部落。部落没有真正意义的边界。各种防火墙貌似边界,实际属于部落行为。互联网本来就是要让不同兴趣的人分开、让不同利益的人早点各奔前程。别在一起死磕,更不要死磕一辈子。这,就是互联网的伟大。

三、无极限,有梦想。

有梦想的人太少。而互联网恰恰能给人带来梦想,这种梦想基于使命感,而不是基于说教。有些人梦想当互联网专家,但懂的不多,于是跑到上网去玩预测。只要大家在谈论互联网,就一头撞进去,直接预测未来:未来多少年会如何如何,还能顺嘴儿编些数据。也奇怪,随便他怎么编,似乎都对。因为互联网没有极限,确实没法跟他争论。

假设马云当年对父母说自己想建个比北京王府井百货大楼还要大一万倍的商场、如果李彦宏对同学说自己要以一己之力击败天下所有的拍卖行,早被送到精神病院。但最终他们都实现了梦想。而且他们所实现的,比自己的梦想还要梦想。换句实话:他们自己压根儿没想到会有如此辉煌的成就。这叫有梦想。这就是互联网生态下每天都在发生的故事开头,即便结尾大都不美妙,那也阻止不了梦想的脚步。一路向前。

雷军的故事告诉我们:

任何企业在开发消费者价值方面,哪怕取得一点点成功,效益都将是惊世骇俗的。因为每一次胜利,都是一次颠覆。颠覆,对于颠覆者而言,只是把一盘菜扣在地下、把一篮子鸡蛋打翻在地,一点也不难,没什么了不起。但对传统的颠覆,则完全不同。这时:颠覆者就是一个人、一个企业,而被颠覆的,是黑压压一大片的传统对手,看他们挤在一起鬼哭狼嚎,像雾像雨又像风,太壮观了。

因此,我对小米和雷军不感兴趣。那是成功学的事儿。而我们年轻人,必须研究消费者、尊重消费者。最后,再谈谈狗日的创意和策划。一个天才的大脑每天都有百十个创意,而千万个消费者每时每刻都有无穷的奇思妙想。只要跟消费者达成统一战线,企业就立于不败。

有时不禁想问:为什么企业改变自己的思维,竟需要长期支付高昂的代价?不就是一念之差吗?听人一劝即可。一个个创意大师、策划大腕,面对着互联网上无数消费者的集体智慧,独自在深夜里喝着浓茶、抽着闷烟。这种货真价实的生命浪费,真有很大必要吗?将消费者的终极价值比作大地,企业就是大地之子。这是另一个维度。

 

 

 

 

 

高手点评:

史贤龙:老仲的“三有三无”,与我们创新联盟宗旨的“八有八无”可以说一脉相承。

1、有组织,无纪律。

2、有关系,无领导。

3、有专业,无权威。

4、有原则,无制度。

5、有商业,无市侩。

6、有文化,无酸腐。

7、有脾气,无匪气。

8、有自由,无放肆。

在中国——不是指商业,而是当今及未来的社会,这个民族——最需要的是什么?个人认为,需要两个核心引擎:许以自由,许以创新。那么多限制。那么多世故,那么多阴险,那么多刁难,那么多扼杀,那么多诛心,那么多藩篱,那么多无知,这个社会怎么会变好?让中国成为许以自由与创新之地,让机会之门对所有人打开!

 

仲昭川:好啊!互联网精神就是八个字“平等、分享、自由、协作”。

 

史贤龙:对。我们联盟的组织精神也是八个字:“融合、共生、独立、自由”。我们做大地之子。

 

两本书,两个人,一个会,一场互联网本质与商机的思想碰撞!

 

【缘起】仲昭川《互联网黑洞》与史贤龙《产品炼金术》并不是一个层面的著作:前者在天上对芸芸众生发出旷世之音,后者是在地上向企业人谆谆教诲如何避免智造畅销产品。

相同的是,这两部著作都是“20年磨一剑”。更相同的,两部书都会因为书名的古怪而让普通读者止步,却又因为内容让读过读懂的人大呼过瘾。

2014年,满大街都在说互联网思维,可是《互联网黑洞》的思想却如狂野腊梅一般落寞;所有人都在高谈阔论“产品为王”,却没有几个读过2012年出版的《产品炼金术》,依然在耗费巨资制造无数的垃圾产品。

于是,BiiA创新联盟诞生了,为了让专业获得尊严;私聊会诞生了,为了让智慧成为企业成长的基因;私聊会的第一个公开专题论坛诞生了,就是史无前例的“互联网黑洞与炼金”:天上下雨,地下播种。

有幸全程聆听的人,有福了;听懂并去行动的人,你或许就是下一个20年的BAT.

 

精彩内容关注510(周六)20:30继续开坛:《第二讲微博、微信与大互联网》。

 

读完这篇文章后,给个评价吧
  • 0
  • 0
  • 0
  • 0

图文推荐

  • 文章作者
文章作者
进入史贤龙的博客
姓名:史贤龙
领域:
企业战略,市场营销,运营管理,企业文化,品牌管理
地点:上海 徐汇
签名:创造价值,驱动增长——价值型公司第一引擎www.chief-wisdom.com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支付方式

工信部备案: 粤ICP备18005112号-2

版权所有 总裁网 Copyright © 2007-2019 iChinaCE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