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小峰,走好;施正荣,不送!

2013-03-14    新能源    陈竹友    我要评论   
打印

  光伏行业的神话早已结束,光伏行业的光环正在退去,而中国光伏行业的故事却远没结束。

  3月4日,无锡尚德的董事长施正荣被缺席离职;2天之后的3月6日,江西赛维的董事长彭小峰却离而复出,重新兼任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和总经理职位。一离一去,一来一回,两个在中国光伏行业里传奇人物的迥异经历,把中国光伏企业的生死现实演译得出神入化,又令人眼花缭乱、不明就里。

  一、彭小峰复出,赛维不一定能活

  彭小峰在离任70天后“荣归故里”,业内业外的人都知道江西政府才是救彭小峰于水火的“解放军”。

  去年11月,中国商务部、能源局、财政部、工信部等四部委和36家银行机构代表在河北保定召开秘密会议,讨论主题是中国光伏产业的未来发展方向。与会人员最后达成一致意见:对光伏企业“保大弃小”!“保大”的“大”企业中,就包含了江西赛维LDK、无锡尚德电力和英利、天合光能、晶澳等在内的12家光伏企业。

  一年之后的2012年11月,江西赛维LDK发布公告,3名有政府背景的江西新余市政府控没的国资公司新董事加入,这3人所代表的国资公司定向收购了赛维LDK19.9%流通股本。

  表面上,彭小峰的离任与复出都是政府干预的结果,其实,导致政府出手的真正原因是当地地方政府出于政绩和“面子”的需要。

  但是,政府的“面子”能使整个光伏业起死回生吗?如果不能,存在于全球整个光伏行业都处于低谷和危机之内的江西赛维,又怎么可能独善其身?!

  欧美“双反”是导致全球光伏行业危机的导光索,以出口为主要业务市场和业绩来源的中国光伏企业必然成为无源之水,重灾之区。从2000年中国光伏企业起步至今,中国国内的光伏市场仍然没有作为,至少不成气候。截止2011年,光伏发电全球装机需求总量为27GW,但全球的供给产能却达到了60GW,总产出高出总需求2倍以上,而其中有50GW的产能供应企业就在中国。

  据《时代周报》刘成昆的文章报道:中国国内66家A股光伏公司的存货已逾500亿元,而这66家公司光伏产品的销售收入总额不到100亿元。国内前十家光伏企业欠债超过1100亿元。

  还有一个致命的问题:中国光伏企业基本上都是“两头在外”,只做产业链中“代加工”的薄利环节。这个环节中的企业第一依赖于外部的市场,第二受制于产业链前端原材料供应和高端技术的壁垒阻碍。依该产业核心原材料多晶硅为例,多晶硅价格一度突破500美元/公斤。此时的尚德和赛维都曾向上游投下巨资,以期摆脱外资对原材料的产能和技术垄断。但是,随着欧美的“双反”,多晶硅的价格随着市场的急剧萎缩应声下跌,到2012年4月,多晶硅的市场价一下地下跌到23美元/公斤。此时对于刚刚投下巨资在原材料环节里的尚德和赛维来说,这个价格几乎无法保全成本。

  外部市场的萎缩,上游投资的巨亏,生产产能的严重过剩,内部资金链的断裂……地方政府出手、彭小峰复出,都不可能让整个产业以及赛维LDK起死回生!

  二、施正荣离任,尚德一定能死

  施正荣“被”离职的真正原因与彭小峰复出的真正原因一模一样,两个人所处的行业相同、产业相同、外部市场环境相同、内部产业政策相同、投资方向相同、政府认知和决策模式相同……

  不同的是,彭小峰“主动”并“愿意”和江西省及新余市的政府合作,而施正荣对无锡市政府的介入却很“不配合”。面对总债务超过35亿美元、现金不足3亿美元,资产负债却高达80%的无锡尚德来说,接受政府“解放”无疑是唯一的生存途径。但是政府救助当然是有条件的,据《成都商报》的文章报道上:无锡市政府给尚德提供了两条路选择:一是,政府出面购买该公司2013年3月到期的总额高达5.75亿美元的可转债,然后经国开行注资救助,但前提是需要施正荣将全部个人资产做无限责任担保;另一个则是,上市公司尚德电力退市,实施国有化。然而,这两条路都被施正荣拒绝。

  所以,有媒体在报道此段事件经过时,引用了无锡当地某政府官员的话说“施正荣存有一已私利”。意思是说施正荣之所以不接受政府救助的原因是:施正荣不愿意让自已的个人利益受损,只想把有负债的包袱和造成的社会负面影响甩给政府。

  尚德目前最糟糕的“包袱”是无锡尚德,最能体现施正荣个人利益的是无锡尚德旗下的“尚德电力”。政府希望施正荣放弃个人利益,施正荣出局后的尚德由政府干预并出资,从而将无锡尚德国有化;而施正荣则希望政府既出资相助又不国有化,“两种便宜都占”――这也是施正荣出局的必然原因。

  笔者在2009年曾写过数篇有关中国光伏产业发展的现状和未来的文章,其中在《无锡尚德,非卖不可吗?》(文章链接:)一文中就当年的尚德发展战略中专设一章论述并提醒尚德考虑“求助政府”的建议。虽然施总秘书也曾与笔者电话沟通过,可惜那时候的尚德风头正劲,大概也没把这个建议怎么当回事吧。http://www.globrand.com/2009/107576.shtml

  现在的尚德破产已成定局,施正荣也早已失去了求助政府的主动权。尚德的未来和施正荣的去留显然已成同方向行驶的两架马车。但是,就尚德公司而言,体面地关门倒闭的方法只能是政府接管,而施正荣离任并承担所有后果。

  看来,尚德真的倒下了。而赛维未来的路却一样的不容乐观。

  三、两家企业都是战略失误的牺牲品

  无锡尚德和江西赛维的结局看似迥然不同,实在殊途同归。

  西方战略学告诉中国企业家一个简单的战略选择工具,它的名字中SWOT分析。SWOT分析的原理帮助了许多企业制订出成功的企业发展战略,但也让包括无锡尚德和江西赛维在内的中国企业走进了越陷越深的沼泽。

  当企业外部环境具备机会,内部能力具有优势时,SWOT告诉你要选择“扩张战略”。中国光伏企业的舵手们正是在光伏行业“前景一片光明”的掌声和鲜花中亢奋起来的,无序的盲目扩张最终把无锡尚德送进了地狱。中央电视台曾经在《交易时间》栏目中这样描述尚德:“一系列无节制无效果的混乱投资烧光了尚德的多年积蓄,最终导致这艘大船在暴风雨来临时搁浅。”

  “拥有太阳能博士头衔的施正荣,曾一度把生产晶硅电池的尚德电力打造成了世界最大的光伏电池厂商。如今光伏业界分为晶硅与薄膜两大阵营,目前,晶硅电池已占80%以上市场,占绝对主导地位,但由于施当初所学专业实为薄膜电池,所以他始终对薄膜情有独钟。在施正荣的力推之下,尚德一方面继续迅速扩大晶硅电池的产能,另一方面则投入巨资用于非主流的薄膜电池的研发和建厂,多头作战开始让尚德入不敷出。但在2009年,尚德突然叫停了薄膜项目并改建为晶硅电池工厂,理由是薄膜前景黯然,而晶硅电池需求火爆。尚德宣布要为此投资26.8亿元,最终的产能将达到1000兆瓦。此番变化间,数亿元投资灰飞烟灭。2011年7月,尚德在5年前埋下的雷也开始爆炸。当年该公司与国外多晶硅巨头MEMC曾签署了一份十年的供应合同,当时规定尚德可以80美元/公斤的价格采购多晶硅,但到了去年,价格已跌至40美元/公斤,尚德自然不堪重负,为此不得不解除合约,为此尚德支付了2.12亿美元的违约费用。”

  再看看江西赛维的投资情况:

  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新余)有限公司赛维持股100%

  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南昌)有限公司赛维持股74.5%

  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苏州)有限公司赛维持股95%

  赛维LDK光伏科技(新余)工程有限公司赛维持股100%

  南昌赛维LDK光伏科技工程有限公司赛维持股100%

  安徽赛维LDK新能源有限公司赛维持股100%

  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合肥)有限公司赛维持股100%

  江西赛维LDK光电科技有限公司赛维持股100%

  赛维LDK光伏科技(合肥工程)有限公司赛维持股90%,LDK新余工程公司持股10%

  江西中材太阳能新材料有限公司赛维持股33%

  赛维LDK硅料及化学品科技有限公司赛维持股80%以上……..

  负债率80%的无锡尚德破产了,2011年负债率高达87.7%的江西赛维离倒闭还会远吗?

  不久的将来,如果外部市场环境没有彻底改变的话,身负300亿美元债务黑洞,200亿美元刚性债务的江西赛维同样会因为“一系列无节制无效果的混乱投资,最终导致这艘大船在暴风雨来临时搁浅”的。

  历史总在重复。两家企业的兴衰成败是如此的相似,不改变战略的江西赛维,你还能走多远?

  四、施正荣、彭小峰,都是地方政府的投名状

  曾经造就过中国首富的光伏产业江湖,不是首富们自已来去自如的江湖;

  曾经前程似锦的光伏产业江湖,是地方政府追求政绩人为虚拟出来的江湖。

  看看这段文字:“(某些地方)政府主导建立了众多的“太阳城”和“光伏产业园”,通过大力招商引资,引来更多的光伏企业和项目上马。这是当时不少地方政府只要一听是太阳能发电的项目,都引进来,有条件的直接上项目,没有条件的也要先把企业招进来。仅江苏一省自2008年开始,先后建设了常州、无锡、金坛、常熟、镇江、扬州、盐城、徐州、泰州、高邮、启东、苏州等光伏产业园,江苏的产量占全国一半以上。”

  再看看这段文字:“记者梳理赛维的发展轨迹时发现,赛维每向前跨一步,都有赖于地方政府在其背后的强劲“推力”。地方政府甚至越过企业及产业本身的发展规律,直接设定轨道让赛维等企业上轨。而地方政府想要实现的,仅仅是GDP的增长及‘进位赶超’。”

  仅2011年1至5月,赛维LDK在新余高新区纳国税40412万元,纳地税19975万元。所纳国税占高新区光伏企业纳税总额的93.6%,所纳地税更是占到96%,是全市居首的纳税大户。

  GDP不过300亿的江西新余市政府,却一下地拿出301亿元扶持赛维。这种比红顶更红顶的商人与政府之间的亲密关系,恐怕只有当今中国才会出现这种现象吧。

  情况已经很清楚了。地方政府为了追求政绩、拉高GDP,在中国人为地制造了光伏行业“灿烂的前景”,而施正荣和彭小峰们更是在这种虚假的繁荣下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彭小峰的“复出”是政府需要,施正荣的“离职”也是政府需要。

  新余市政府需要彭小峰继续维持他们的“面子”,因为新余市只有赛维一家象样子的企业,只有这个企业存在,政府的面子才存在。所以,彭小峰这个“老九不能走”!

  而无锡却有很多可以拉抬政绩的“面子”。并且施正荣的不配合,尚德的大量欠债以及下岗工人等等问题,又让无锡市政府很没面子。况且,施正荣的离职和尚德的破产更符合无锡市政府的利益。所以,施正荣“可以走”!

  2013年3月13日新浪网《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施正荣在亚洲硅业成立后,与该公司签订了长达16年的15亿美元无条件支付合约,还在2008年向亚洲硅业提供了1000万美元的无息贷款和6120万美元的预付款,而此时该公司并未实现产能生产。除此之外,尚德还不计成本与苏州赛伍以及绿扬集团进行合作,其中苏州赛伍生产的多种背板,客户只有尚德一家,而尚德的出让价格高出市场价的10%。其他几家关联交易的公司,同样存在尚德高出市场价格采购的情况。

  以上这些证据其实只说明一个问题:无锡市政府希望人们了解施正荣“被”下课的原因是关联交易以及利益输送。尚德破产的一切责任和后果都是由施正荣而不是政府推波助澜的结果。

  中国企业家的悲哀莫过与此。

  你成功时,你是政府的“骄傲”;你失败时,你是政府的累赘。

  不管成功还是失败,你永远只是他们的投名状!

  彭小峰,走好!

  施正荣,不送!

读完这篇文章后,给个评价吧
  • 0
  • 0
  • 1
  • 0

图文推荐

  • 文章作者
文章作者
进入陈竹友的博客
姓名:陈竹友
领域:
人力资源,企业战略
地点:北京 海淀
签名:陈竹友老师课程助理:13956047628,QQ:1252259050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支付方式

工信部备案: 粤ICP备18005112号-2

版权所有 总裁网 Copyright © 2007-2019 iChinaCEO.com, All Rights Reserved